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侠女被掠
侠女被掠

侠女被掠

暮色渐深,待晚霞落尽,于寂静的夜空中,缀满着星辰,其中有颗红色的星光,在夜幕下显得尤为刺眼。 韩萧坐在地上,神情极度哀伤,颓然倚靠在墓碑前。  这是一座新添的墓碑,距离玲儿不足一丈,碑上刻着『师尊剑痴』四个大字。

  由于剑痴伤势过重,已是回天乏术,回到山洞后不久便断绝了气息。

  两人虽然相识相处已十年有余,更是情同亲人,但韩萧竟不知剑痴的真名。

  一直以来,韩萧都尊称他为『前辈』。早在十年前,剑痴首次传授韩萧剑术之时,韩萧便唤剑痴为师父。可自从韩萧修炼孤星剑法开始,剑痴便不再让他称呼师父了。韩萧多次问及原由,剑痴只是摇摇头,轻叹道:「孤星剑法非我所能传授,你再叫我师父,已是不妥。」在剑痴的坚持下,韩萧只得改口为前辈,然而在他心中,剑痴一直便是他的师父……

  十年前,天凌山庄惨遭灭门之祸,韩萧幸得被剑痴所救,才免遭魔门的毒手。

  他一心报仇雪恨,见剑痴的剑法高绝,便苦苦哀求,硬是要跟着剑痴学习剑术,剑痴心生不忍,于是收他为徒,传授他高超的剑术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剑痴拿出十本剑术绝学,让韩萧自行挑选。

  韩萧在一一试练之后,最终选择了孤星剑法。剑痴穷极一生痴迷于剑术,而这套孤星剑法,恰恰是他唯一一套未能练成的剑术。为何韩萧会选择这套常人难以修炼的剑法,剑痴颇感好奇,便决定让韩萧独自钻研修炼,自己在从旁指导。

  没承想,韩萧修炼起孤星剑法竟是得心应手、顺畅无比,不足月余,便将孤星剑法修炼至第二层,似乎这套剑法正是因他而存在。

  而那一刻,剑痴忽然想起了那个已被他遗忘的传言,一个关于命运的传言……

  许久后,夜幕愈发的幽暗,漫天的星辰更显明亮,韩萧倚靠在墓碑前,抬头仰望漫天的星空,当目光触及到那颗红色的星辰之时,红色的星光竟又增亮了几分,如同一只血红色的大眼睛,自幽深遥远的星空上注视着韩萧。

  此刻,韩萧亦想起了剑痴提及的那个传言:「天煞者,克也,孤星者,孤也。

  命犯天煞孤星者,刑亲克友,无伴终老,孤独一生……'

  孤星剑法之所以常人无法修炼,实则是因常人缺乏煞气,而孤星剑法乃是以煞气化作内力来施展剑术,因而自古以来,只有命犯天煞孤星之人方可练成。

  回想自己这一生,有多少亲人惨遭厄运横祸?六岁时双亲受奸人所害,惨死他乡,自己幸得天凌山庄的庄主叶天诚所救,成为叶庄主的义子,曾雪的义兄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,十二岁那年,天凌山庄又突遭横祸,全庄被魔门所灭,义父义母惨遭杀害。前不久玲儿因他而死,如今剑痴又因他而亡,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受他的命运牵连……雪儿吗?也许她已经在遭受厄难……「贼老天!!你为何如此待我??为何???」韩萧忽然举起手中长剑,昂首挺立,剑指苍穹,朝天怒吼,责问苍天。

  念及曾雪,韩萧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屈的意志,他决不允许雪儿再生意外,为了雪儿,他愿舍弃一切与苍天较量,与命运搏斗。待除掉周平,救出雪儿后,他便远远的看着她,穷尽此生守护着她……

  韩萧当即回到洞中石室内,翻开孤星剑法的秘籍,这本秘籍是数百年前的一位前辈所留,全篇剑法共有十层,前九层他已练成,而这第十层却一直无法修炼,只因秘籍中并无记载第十层的剑法。

  秘籍的最后一页是一张空页,没有任何字迹,韩萧仔细查看一番后,发现最后一页的纸张内竟暗留夹层。

  取出夹层内的纸张后,首先入目的是两个大字:「破逆』。

  下方还有数行小字,其中一行写道:「勘破以上二字之奥义,可修炼孤星剑法第十层。然九死一生,欲练者,慎之。』

  韩萧一时不解,又继续往下看去:「天煞孤星者,命也,煞气缠身天地不容,雨落退避,花见凋零。纵有排山倒海之神通,却难留一片云彩,奈何命运欺人……茫茫红尘天涯路,四海为家了残生……』

  最后这几行字,似乎是记录了数百年前那位前辈的毕生经历。

  韩萧看完后,闭上双眼陷入了沉思……

  许久之后,自山洞内忽然传出一声痛呼,随后便是万籁俱寂,再无任何声响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盟主府,一间隐秘而别致的小屋内。

  宇文明闭目盘坐于床榻上,似乎在修炼某种诡秘的功法,只见他的周身浮现十余道珠光,这些珠光状如眼瞳,在不停地闪烁着异光。

  这时,自屋外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。

  「主人。」

  「进。」宇文明睁开了双眼,收起周身的珠光。

  话音刚落,从门外进来一位身着浅色修身素衣的女子,长发高高盘起,身形窈窕而丰满,端庄中透着几分性感与妩媚。

  此女子正是之前回娘家省亲途中,不幸被宇文明掳来的天剑门少门主新婚媳妇,江湖人称『白玉仙子』的柳玉霜。

  「主人,已有一个时辰了。」柳玉霜刚一踏入房门,便立刻屈膝跪在地上,恭敬地说道。

  「嗯,走吧,该去看看她了。」宇文明起身离开床榻,朝着柳玉霜缓缓走去,随后伸手抚上那光滑细腻的脸蛋,再次说道:「还是霜奴乖巧,起身吧,随我一同前去。」

  「多谢主人!」柳玉霜面露欣喜,跟在宇文明身后,一同进入房间玄关后的密室中。

  俩人刚进入密室,便隐约听见远处传来男女之间欢愉淫靡的声音。

  「靠!这骚娘们真带劲,不愧是魔门的大祭司,下面这张小嘴儿吸功了得,老子都快被她榨干了……」

  「嘿嘿……我觉得还是上面这张小嘴儿更厉害,看她平日里一副冷艳高傲的模样,没想到这小嘴儿和小舌头吸舔起来竟是如此的娴熟,当真是销魂无比……呃!又要来了……小骚货,全射给你,好好品尝本大爷的阳精,哈哈哈……」「呜呜……呜呜……」女子呜呜了几声,紧接着一阵轻咳。

  「贱货,给我吞下去,不许有半点流出来,今日非喂饱你不可。」男子呵斥道。

  「哈哈,精彩,真是精彩啊。」宇文明鼓掌着笑道,此刻他与柳玉霜已进入了众人的视线。

  「属下参见宇文大人。」密室内的两个男子朝着宇文明躬身道。

  「可还玩的尽兴?」宇文明面含笑意,眼神看向跪趴在地上,浑身不着片缕的女子。

  「多谢宇文大人,属下才能有幸品尝到祭司大人的风骚滋味,当真是美妙无穷,嘿嘿……」其中一男子淫笑着回道。

  「跟着我做事,自然不会亏待你们,今日便先到此为止,你们先回去吧。」待那二人依依不舍的离开后,宇文明来到蓝姬身前,他蹲下身子,伸出两根手指,轻轻托住蓝姬的下巴,将佳人的臻首缓缓抬起。

  蓝姬紧闭着双唇,俏脸之上红潮未消,鼻间不住地喘息着,似乎仍未从方才的蹂躏中缓过气来。

  「蓝姬,你可愿臣服于我?」宇文明收起笑意,问道。

  见蓝姬依然紧闭着双唇,未有回应,柳玉霜当即呵斥道:「贱婢,主人问你话,你竟敢不答!」

  蓝姬的眼神中出现了挣扎与不甘,不知为何,每当她的心中生出一丝抗拒的念头,便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碾灭,似乎自己的身体,自己内心皆受到眼前男子的掌控。

  她实在是不甘心,臣服于这个令她感到无比厌恶的龌蹉小人,可这个男人的任何命令,她都无法抵抗,稍有反抗便会遭受残酷的折磨,她已然撑不下去了。

  终于在几番挣扎之后,原本不甘的眼神,逐渐落寂了下来。

  回想近一个月来如同地狱般的经历,几乎日日受尽各种奸淫与屈辱,任凭她武功远胜于这些羞辱她的男人,却毫无施展之力,凡是宇文明的命令,甚至于任何想法,她都无力抗拒……

  良久之后,蓝姬终是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很好,张嘴吐掉吧。」

  宇文明起身后,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,此刻他并未施展瞳术来控制蓝姬,而是通过长期的各种折辱调教,令蓝姬感到绝望而畏惧于他,从而在她的内心深处,烙下无法抗拒的印记,使其在潜意识中,自然而然的产生绝对服从的心理,直至最终将宇文明视为主宰她一切的神灵。

  得到宇文明的许可后,蓝姬如获大赦,当即张开红唇,还未来得及作吐,那些白浊的阳精混合着口中的津液,已迫不及待的自唇角缓缓溢流而出。

  待蓝姬吐尽口中的精液后,柳玉霜递过去一碗干净的清水,道:「快将小嘴儿清洗干净,待会儿好生服侍主人。」

  话音刚落,柳玉霜已率先跪趴在宇文明的身前,她伸出白皙的素手,将宇文明其中一只靴子缓缓地褪下。

  「主人,请让霜奴服侍您。」柳玉霜满含娇媚的看着宇文明。

  宇文明伸手抚摸着柳玉霜的脑袋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得到了宇文明的许可后,只见柳玉霜竟是埋首而下,直接以口相就,用她那红润的双唇,轻柔地吻上宇文明的脚背……

  「蓝奴,你还在磨蹭什么呢?还不快爬过来。」宇文明坐躺在椅子上,一边享受着柳玉霜口舌上的服侍,一边厉声呵斥。

  蓝姬闻言,不敢有半分轻怠,当即朝着宇文明爬行而去,学着柳玉霜的模样,褪掉另外一只靴子后,臻首轻沉,对着眼前的脚背缓缓送上性感的红唇。

  就在此时,宇文明却将蓝姬红唇下的那只脚快速收了回来,随即冷哼一声,道:「我可允许你舔了?」

  蓝姬顿时意识到,她还未向宇文明请示,当即轻声说道:「主……主人,请让蓝奴服侍您。」

  「念你是初犯,便饶过你一次,以后可要多向霜奴学学。」话音刚落,宇文明摸了摸自己胯部的硬物,随即又道:「那里就交给霜奴吧,听闻蓝奴近来口舌上的功夫练的不错,今日便好好施展一番,莫要让主人失望。」「是……主人。」蓝姬回道。

  随后娇躯往前挪动两步,跪在宇文明的胯下,柔荑般的素手探进裤裆,掏出已然坚硬的肉棒,红唇轻启,半吐香舌,朝着硕大的龟头迎了上去……见蓝姬已无抗拒之心,宇文明身心皆悦,这个曾经厌恶他,并且处处与他作对,甚至还用咒术折磨的他死去活来的冷艳女魔头,以后都将永远臣服于他的胯下,乖乖做他的性奴。

  许久之后,在蓝姬口含舌缠、深吮浅吐的口技下,宇文明的肉棒硬了又软,软了又硬,令他舒爽不已,下体连连颤抖,在蓝姬的小嘴儿中,一连激射了三回。

  「呜……呜……」蓝姬禁不住地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  海量的阳精填满了蓝姬的口腔,甚至有些直射入咽喉,一股窒息感油然而生,令蓝姬口含粗棒的同时,连连作呕,却又不敢呕吐出来。

  「蓝奴,天魔大法你可知在哪?是否就在周平手上?」宇文明爽完之后,问道。

  那日魔门总坛大战,魔主煞罗被消灭后,宇文明便去总坛的废墟中仔仔细细的找寻了数遍,却是一无所获。早在大战之前,宇文明便从无禅和尚的记忆中,窥得当世有两大无上功法,修炼至极限可突破凡躯,踏入超凡之境,成仙化魔……而天魔大法便是两大无上功法之一,他一直暗中觊觎。

  「主人,蓝奴不知,蓝奴已许久未曾见到他了……还望主人见谅。」蓝姬咽下口中的精液后,轻轻摇头,怯声道。

  自从在蓝姬的脑海中种下『心眼』之后,宇文明可以随时以心念施展瞳术,窥探蓝姬的记忆,甚至能感知到她的心中所想,掌控她的一切。他自然知晓,蓝姬对此事确实一无所知,只是宇文明心有不甘,才有此一问,权当自言自语罢了。

  「呵呵,周平那厮有了新欢,这么快便忘了你这旧爱,亏你还对他动了真情,着实可笑。」宇文明笑着说道。

  蓝姬低垂着脑袋,一时无言,心中竟有些微微疼痛,连她自己也未曾发觉,在内心深处,已然对周平暗生情愫,也许是那个男人曾给过她依靠,给过她温柔,给过她重生的希望,令她产生了依赖之情……

  「周平那厮如今实力大增,竟然连韩萧那小子与酒鬼老头也远非他的对手,而据我所知,他近来并无吸取他人功力,想来他在魔门总坛那一战中,应该是获益不少。也许,天魔大法就在他手上。」宇文明自言自语道。

  说话的同时,宇文明的一只手探进蓝姬的檀口中,逗玩起那条柔软滑腻的丁香小舌,另外一只手则伸至胸前,握着那团饱满绵软的乳球,不住地抓捏亵玩。

  韩萧收到的那封信正是宇文明所送,他意图挑拨韩萧与周平相斗,好来个两败俱伤,而他则伺机而动从中谋利,岂知周平实力如此之强,竟是轻易击败了韩萧二人,令他计划落空。一想至此,他心中满是不忿,抓在胸口的那只大手猛然发力,在乳峰上狠狠的捏了起来。

  蓝姬感到胸口的乳峰上传来阵阵生疼,她忍不住闷哼了几声,却又不敢出言制止,怕搅了他的兴致,只得咬牙承受着。

  「你们两个退下吧。」半晌之后,宇文明终是收起了淫心。

  「是,主人。」两人齐声应道。

  穿好衣裳后,两人便离开了密室,独留宇文明一人在此。

  随着『心眼』瞳术不断完善,宇文明已然完全掌控了蓝姬,自然不怕她会告密,就连一个抗逆的念头,蓝姬也不敢有,『心眼』如同一道无形而恐怖的力量,可随时令她陷入瞳术之中,她有任何异心皆会被宇文明觉察。

  在两人离开后不久,宇文明也离开了密室,朝着地牢走去。

  这是一座小型地牢,里面关押着三位年轻女子,她们是被宇文明的心腹前不久刚刚掳来的江湖侠女,虽然武功不甚强,但凭借着不错的姿色,在江湖上倒也小有名声,受到了不少青年俊杰的爱慕与追捧。

  三位女侠见宇文明进入地牢,脸上皆露出畏惧之色,又见宇文明一直向她们逼近,众女只得不断后退至地牢的角落。她们自然也有所耳闻,但凡年轻貌美的女子被恶人所擒,多半会受到奸淫而失贞,一想至此如何还能不怕。

  其中一位女子心智与胆识更胜另外二人,她见已无退路,深知求饶亦是徒劳,不如拼死一搏,即便同归于尽也不愿遭受淫辱,于是暗自积蓄内力。

  「淫贼,我跟你拼了!」

  就在宇文明距离她不足两丈之时,女子的身形猛然跃起,掌心之上真气涌动,朝着宇文明的胸口攻袭而去。

  宇文明见这女子,竟然毫无惧意,突然朝他猛攻而来,当下亦是心头一惊,急忙往后退避,同时在他的身前浮现出十余颗闪烁着异光的珠子,围成一个圈形,将眼前的女子围困于其中。

  这位女子见围绕在她周身的珠光十分诡异,她只看了一眼,心神便不受控制的深陷其中。女子心下大骇,暗道不妙,好在她反应迅捷,立刻便闭上了双眼,这才堪堪稳住了心神。

  而远处角落中的另外两位女子,此刻却是身体倚靠在墙上,双目无神,昏昏欲睡,似乎已被珠光所困。

  「嘿嘿,小娘子反应挺快嘛,倒是小瞧你了,只不过这才刚刚开始,我这『无量瞳眼阵』岂会只有这点手段?」

  话音刚落,那十余颗珠光围绕着眼前的女子,快速旋转起来。女子顿时感到有无数道幽深而魅惑的声音侵入到她的心神,令她心神失控,摇摇欲睡。

  女子颤抖着双手,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,紧紧的捂住双耳,想要隔绝这些困扰心神的异音。然而这些诡异莫测的声音,似乎并非通过听觉侵入心神,她的抵抗终是徒劳无功。

  几息之后,女子终于无力地垂下双臂,目光无神,神情呆滞,状态与另外两位女子无异。

  「总算成了……」

  宇文明长嘘了一口气,额际竟是冒起了汗珠,脸色略显苍白,似乎运行『无量瞳眼阵』极耗心神,令他颇感吃力。

  「还是内功尚浅啊,对付几个武功平平的女侠,已是耗尽了我的内力,看来得尽快提升内力才行。」宇文明轻声自语道。

  原来,宇文明从无禅和尚的记忆中,获取到无量佛珠阵的修炼法门,他试练了一番后,发现此阵法与他的瞳术竟是相辅相成。于是在他多番钻研修炼后,终于在近日功法初成,将阵法与瞳术相结合,自创出『无量瞳眼阵』。

  通过瞳光或瞳音,可令对方快速陷于瞳术之中,只是此阵法极耗内力,而他的内力在江湖上也才堪堪二流水平,若是遇上武功高强之人,便难以困住对方。

  看着眼前已被瞳术所困的三位佳人,宇文明却感到有些力不从心,先是被蓝姬榨取了不少,此刻施展瞳眼阵又耗费了大量内力,身体颇感虚弱困乏,良久之后轻叹了一声,道「也罢,待改日再来品尝三位女侠的丰韵滋味吧。」说罢,宇文明上前几步,站在眼前这个心智与胆识最为不凡的女侠身旁,伸手攀上那对挺翘而饱满的玉峰,抚摸搓揉了一阵子,看着她那失神的双眼,戏谑道:「小娘子不仅有胆,还挺有料,倒是令我多了些期待,不知等脱光衣服后,你与她们二人会有何不同之处,哈哈哈……」

  在宇文明离开后不久,她们三人同时清醒了过来,各自察看了一番身上的衣衫后,皆是暗自松了一口气,却不知无尽的黑暗在等待着她们……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往后数日里,蓝姬时不时的便会找机会亲近曾雪。

  曾雪原本对蓝姬曾是魔门大祭司的身份,仍是小有芥蒂,但对其不幸的遭遇亦是深感同情,加之两人境遇相似,家门皆被魔门所害,在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之后,彼此间的嫌隙渐渐消散,虽还远谈不上闺中密友,但两人的关系已是熟络了许多。

  此刻两人同坐在花园的凉亭中,今日周平外出办事,曾雪受蓝姬相邀,便一同来此赏景闲叙。

  「叶姑娘,前些日子承蒙盟主府的照料,我才能伤势痊愈,转眼间已过月余,实在是多有叨扰,如今你与陆公子婚期在即,我也无甚贵重礼物可送。」蓝姬满含歉意的说道。

  「蓝姐姐切莫见外,有你在,曾雪也能多个说话的伴。」曾雪当即应道。

  蓝姬闻言,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,送到曾雪身前,说道:「这是我特意调制的『百花玉露』,内含百种精纯花露,对于女子而言妙用无穷,在沐浴之时倒入水中些许,不仅可润肤养颜,还能令女子的身体长久留香,想来……陆公子也一定会喜欢的。」曾雪听出蓝姬话中的深意,双颊顿时羞红,嗔怪道:「蓝姐姐,莫要取笑我……」

  蓝姬仿若无视曾雪的羞意,继续道:「叶姑娘,这瓶『百花玉露』乃是我百花谷的秘方所制,世间独有,确有其妙用之处,你不妨先闻一闻。」说完后,蓝姬便打开了瓷瓶上的木塞。

  淡淡的清香顿时飘散而出,沁人心脾,几息之后四溢的芳香,扩散至方圆数米,引来附近的花蝶翩翩起舞。

  「真好闻……」曾雪面露喜悦,不由地夸赞道。

  「叶姑娘既是喜欢,那便收下吧,权当是新婚贺礼,还请莫要嫌弃。」蓝姬又重新按上塞子,将小瓷瓶送入曾雪的手中。

  「多谢蓝姐姐……」曾雪稍稍犹豫了一下,回想起这些日子与周平的闺中云雨之事,似乎周平每次皆痴迷于她身上的芳香,一念至此,也顾不得害羞了,欣喜地收下了小瓷瓶。

  夜幕降临,炎热的天气终于稍稍转凉,曾雪用过晚膳后,便独自来到后院的『仙浴堂』,意为仙子沐浴之所。

  这里环境雅致而幽静,是周平特意为方便曾雪洗浴而建,曾雪心中亦是颇为感动,在天气炎热之时,她每日皆会来此惬意地沐浴泡泉。

  今日曾雪却显得尤为心切,只因蓝姬所赠的那瓶『百花玉露』,听闻它功效甚妙,便迫不及待的想要体验一番。

  此刻,曾雪已褪尽衣衫,好似闭目养神一般,静静地屈膝而坐于洒满花瓣的浴池中。

  那白嫩滑腻的雪肤,玲珑起伏的诱人曲线,在清澈见底的浴水中碧波荡漾。

  而宛若玉柱般修长圆润的双腿,则紧紧的合拢在一起,深藏其间的芳草之地,在波荡的水面下若隐若现,惹人无限遐想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芳香四溢的浴水仿佛自面八方流入曾雪的体内,而后顺着脉络流遍了全身,曾雪只觉身处云端,浑身轻飘飘的极为舒适,同时强烈的困意席卷而至,似有一种昏昏欲睡之感,眼帘合上后便再也不想打开了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自窗外闪现而至,落入水中,此人戴着黑色面具遮住了眼鼻,朝着已陷入沉睡中的曾雪缓缓靠近。

  「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,啧啧啧……果真是美艳不可方物。此等仙姿美态,竟被周平那厮得到,当真是便宜了他。」

  面具男子此刻竟是浑身赤裸,只他双眼放光,咧嘴淫笑,上下扫视着眼前那不着片缕,深藏在水面之下的雪白娇躯,初见仙子的美妙玉体,男子便觉心神激荡,忍不住地夸赞起来,同时又暗暗痛恨周平捷足先登。

  「仙子姐姐,今日之后,你便是我的人了……这漂亮的脸蛋,这诱人的身体,都将永远归我所有,哈哈哈……」

  来到曾雪身前后,男子将一个小瓷瓶,凑近曾雪的唇鼻之间,几息过后,曾雪轻哼了一声,眼皮微微颤动了几下,似有转醒的迹象。

  「嘿嘿,此事蓝奴办的漂亮,只是仙子姐姐就这么睡着失去了意识多无趣,还是在神智清醒的状态下,主动献身才会更有意思,哈哈哈……」原来面具男子正是宇文明,他既希望曾雪清醒着,同时又忌惮曾雪那远胜于他的实力,于是只给曾雪解了三分药性,只是这解药似乎暗藏古怪,曾雪在逐渐醒转的同时,俏脸却也渐渐的红润起来。

  见解药已逐渐起效,过不了多久,曾雪便会清醒过来,一想到稍后便能窥见仙子春情萌动的媚态,宇文明只觉心头火热,口干舌燥,险些便按耐不住。

  『忍住,要忍住……现在还不是时候。』宇文明不断在心中提醒着自己,可终归还是有些忍耐不住。

  他弯腰俯身,伸手轻轻触摸至曾雪的脸颊,只觉双颊温润如玉,光滑细腻的触感自手心直达心弦,令他淫心大盛,双手不知不觉间便往下滑去,抚过雪颈、锁骨,一路徐徐而下来到高耸入云,几乎要探出水面的玉女双峰。

  那两颗嫣红粉嫩的乳头在波荡的水面下,别有风韵,犹若绽放的鲜花,娇美艳丽,诱人垂涎。

  宇文明不禁看痴看呆,呼吸渐渐粗重起来,他颤抖着双手,终于握住那两团白嫩的乳球,十指轻扣在玉峰上稍稍使劲,便深陷于乳肉之中,只觉柔软无比,弹力十足,令人流连忘返,难舍难离。不由得在心中赞道:「真是一对极品的好奶子啊,柔软滑嫩,手感极佳,怎么玩都玩不够,果真是妙不可言……』双峰在宇文明不断的亵玩下,曾雪双眉轻蹙、红晕渐深,鼻息间似有若无的嘤咛了一声。

  宇文明觉察到曾雪的变化后,愈发感到欲火焚身,他此刻双目赤红,不住地吞咽着口水。

  犹豫片刻后,宇文明一把抱起曾雪,将其放置在浴池边缘的石阶上,纵使如此,曾雪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姿态,端坐在高阶上,柳腰之上的部位已探出水面,凝如羊脂的粉嫩香肩,饱满圆润的双乳,光洁平坦的小腹,彻底裸露在外,只余翘臀、双腿、玉足仍然留在水面之下。

  宇文明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两座雪白的玉峰,以及玉峰顶端那含苞待放的花蕾,他的呼吸愈发粗重,下一刻竟是直接俯下脑袋,以口就乳,张开嘴巴对着那粉嫩的乳头径直亲吻了上去。

  一口含住乳头后,便「啵吱啵吱」地使劲吸吮了起来,那条舌头亦不空闲,配合着嘴上轻吐深吸的动作,舌尖缠住乳头,不住地轻扫拍打、翻转舔砥。

  在忽快忽慢、时重时轻的连番挑逗拨弄后,粉嫩的乳头逐渐变得深红而挺硬。

  虽仍在沉睡之中,但乳尖上的麻痒之感,勾动诱发着欲望的蔓延,刺激着曾雪的心神,未在清醒状态中的曾雪,缺乏坚韧的意志力,无力压制春情淫欲的萌动,神智逐渐被欲念所支配……

  不多时,曾雪双颊上的红晕已蔓延至雪颈,呼息渐渐粗重,轻喘细吟的媚音自鼻息间陆续传出,两片性感的红唇半张半闭,圣洁的五官被娇媚的表情所取代,充满着狐媚的诱惑。

  见眼前的佳人,显露出如此媚惑人心的姿态,宇文明再也忍受不住了,他双手抓起佳人的玉腿,往两侧使劲一掰,芳草之地那娇小而红润的肉缝,顿时暴露在视线之中。

  将曾雪的娇躯躺靠在台阶上后,宇文明欺身而上,胯下那根狰狞怒挺的肉棒,直直顶在穴口之外,下一刻似要穿破佳人的窄小蜜穴,直探深处的花心。

  「啊!你……你是谁?」

  就在这时,曾雪醒转了过来,她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竟俯身趴在自己身上,更觉察到下体的异样,顿时惊叫了一声,双手抵在男子的胸口,使劲往上推开。

  「嘿嘿……仙子姐姐,你终于醒了,如有需要还请明言哦,无需客气,哈哈哈……」

  话音刚落,宇文明的胯部使劲一挺,原本就抵在蜜穴口的龟头,此刻瞬间撑开了肉唇,前端的肉棒已探进柔软滑腻的洞穴之中。

  「啊!不要……你滚开!」

  感知到下体的小穴被男人的阳具探入,曾雪顿时惊慌失措,她一边使劲推搡着男子的身体,一边不住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臀,竭力躲开男子的侵犯,可不知怎的,只觉浑身乏力,内力亦是消散无影,如何能抵得过男子的身强体壮。

  「咦?仙子姐姐,你竟然还能反抗。」

  宇文明停止了胯下的动作,满脸疑惑地看着身下的佳人,他给曾雪的解药中,加入了一些媚药,原以为待曾雪清醒后,失去了内力的压制,应该是春情萌动淫欲大起,媚态尽显,任索任求,没承想仙子还能保持理智,甚至抗拒他的侵犯。

  「你……你是谁?为何我会使不出内力?」曾雪虽竭力守住心神,却也深受媚药的影响,此刻那双明眸已是媚眼迷离,微张的樱唇吐气如岚,双颊绯红,额际冒起了汗珠。

  「既然仙子姐姐想知道我是谁,那便满足你吧,作为回报,待会儿仙子姐姐也要尽力满足我哦。」说完后,宇文明便伸手摘下了面具。

  「仙子姐姐可还认得我?」宇文明面含笑意的问道。

  「你是……宇文明?」看清男子的样貌后,曾雪心惊之余满是疑惑,她深知此人对自己觊觎已久,此番怕是在劫难逃,也不知他使了什么阴招,不仅令自己昏昏沉沉内力尽失,还趁着周平外出之际潜入盟主府,来到这隐蔽幽静的『仙浴堂』。

  「嘿嘿……仙子姐姐,没想到吧?你终归是属于我宇文明的,哈哈……」在淫邪的笑声中,宇文明胯下再度发力,猛然一挺。

  却不想,曾雪乘机牟足了劲,借着脚上的力道,在他挺插之前,便率先挪动了一下腰臀,将雪臀移至上一级石阶,令宇文明扑了空,当即恼怒了起来。

  「哼!都不知被周平那厮插过多少回了,还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,今日非要肏到你求饶不可。」

  说罢,宇文明一把抓住曾雪的双腿,将她拖下了石阶,同时又翻了个身,使其呈跪趴的姿势,圆润的雪臀高高翘起,一对玉乳垂挂在空中不住地晃荡。

  宇文明挺起狰狞的肉棒后,对准曾雪俏臀下的蜜穴,便猛然顶了上去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一只白皙修长的玉手,紧紧地握住了宇文明的肉棒,迫使其止步于蜜穴前:「宇文公子,不要!我……我可以用手帮你……泄欲。」曾雪此刻别无他法,只得出此下策,希望可以先稳住宇文明。她咬了咬嘴唇,使自己又清醒了几分,若是下体的敏感部位被男人的阳物触碰到,她很担心自己会压制不住媚药的侵噬,陷入无边的淫欲之中。

  「哦?仙子姐姐想主动帮我泄欲吗?听起来倒是挺有趣,不过嘛……嘿嘿,可不是用手哦。」宇文明嘴角微微扬起,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淫邪之事。

  「那……你想用什么?」曾雪紧张地问道。

  「嘿嘿……就用仙子姐姐这张说话、进食的小嘴儿吧。」宇文明淫笑道。

  「你!不行……」曾雪不假思索的拒绝。

  宇文明此言着实吓到了曾雪,就连与周平行房交欢之时,她也从未曾用嘴过,故而此事断然无法接受。

  「哼!仙子姐姐这是要拒绝吗?」宇文明面露不悦,冷哼道。

  曾雪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,她担心惹恼了身后的男子,做出疯狂之事,此刻她受媚药所惑,淫欲亦是不断在攀升,使不出内力的她,仅靠意志力坚持着,而一旦宇文明用强,实难再抗拒。若是被宇文明侵占了身子,叫她如何面对周平,又如何与周平成亲,一念至此,心下不禁又急又恼。

  见仙子为难的样子,宇文明心知不宜逼的太紧,道:「也罢,既然仙子姐姐不愿用小嘴儿帮我泄欲,那便换一个,你且转过身来。」曾雪暗松了一口气,只要不用嘴,想来也没什么比这个更难接受了吧。

  按照宇文明的示意,曾雪使出了浑身的力气转过身来,端坐于石阶上,面对着宇文明,似乎意识到羞耻的部位裸露在外,随即两条玉腿不由得紧紧并拢,一双纤手亦同时遮盖住了双峰。

  只是在媚药的刺激下,曾雪柳腰轻摆,双腿之间在不住地相互磨蹭,以缓减蜜穴深处的瘙痒之感。

  宇文明笑眯眯地盯着媚态百出的曾雪,心知过不了多久,等媚药完全起效后,眼前的圣洁仙子便会主动献出最私密的小穴,求着他将肉棒探入……而眼下先玩玩这对白白嫩嫩的奶子倒也不错。

  「仙子姐姐,快快松开双手,用你这对白白嫩嫩的奶子夹住它,助我泄欲。」与此同时,宇文明将胯下怒挺的肉棒,往前一送,直入双乳间的沟壑之中。

  「这……唔……」

  当龟头直抵乳沟之时,曾雪嘤咛了一声,媚眼迷离,喘息粗重,浑身的肌肤皆泛起晕红的光泽,心中的淫欲再次升腾而起,如洪水般凶猛迅捷,势若奔雷,令她下意识的用双乳夹住了宇文明的肉棒,开始挤压套弄起来。

  曾雪会有如此反应,只因与周平一个多月的同房中,双乳泄欲之事也已做过数回,每次皆让周平欲仙欲死,曾雪亦是深感满足。此情此景令曾雪再次回想起与周平的交欢画面,媚药顿时乘虚而入,蔓延至全身,突破了意志力的防线,不断吞噬着曾雪的神智。

  「哈哈……仙子姐姐果然知趣。」

  见曾雪竟主动用双乳夹住了他的肉棒,不断地挤压套弄,宇文明感到莫名的兴奋,配合着曾雪双手施压双乳的节奏,情不自禁地抽插起来,原就怒挺着的肉棒,此刻再次坚硬了几分,深埋在绵软的乳肉中,尽情享受着仙子双乳间的美妙……

  随着肉体与水面不断加快的撞击声,宇文明只觉浑身一阵哆嗦,大量的阳精喷射而出,白浊的精液填满了乳沟,顺着乳球的曲线,缓缓滑落至小腹,再到芳草深幽之地……

  此刻的曾雪却是春情荡漾、娇媚无匹,药效已然完全起效,曾雪的神智几乎殆尽,尤其是感受到男人阳精的气息后,更是将媚药的药效催发到了极致。

  见到曾雪这幅诱人的媚态,宇文明的肉棒再度狰狞起来,朝着仙子的双腿间,悄悄探去。

  当肉棒触碰至曾雪滑嫩的双腿时,那两条玉柱般的修长美腿,自觉地缓缓张开,似乎在迎接着男人阳具的到来……

  「嘿嘿,仙子姐姐,怎么不躲闪不反抗了呢?哈哈哈……若是想要,你可要再主动一些哦。」宇文明笑着戏谑起来。

  曾雪闻言后,那尽显媚态的俏脸上,露出了一丝渴求之色,只犹豫了片刻,便如宇文明所言,双腿岔开盘在宇文明的腰间,随后扭动起腰肢,挪动着雪臀,将自己的私密小穴朝着男人的肉棒不断地靠近……就在这时,宇文明的脑海中收到一条来自心眼的讯息:周平回来了,不知何故,原本是明日才返回盟主府的周平,竟然提前返回了,此刻正巧被蓝姬遇见,宇文明才得以第一时间获悉。

  宇文明不禁暗骂了一声,周平那厮回来的真是时候,由于担心周平随时可能会来『仙浴堂』寻找曾雪,宇文明只好放弃了的淫欲之事,眼下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未办。

  宇文明随即开启魔瞳之眼,诱使曾雪与自己对视,一刻钟后,成功使曾雪陷入了瞳术之中。

  此次宇文明施展瞳术,却只是探查了曾雪的部分记忆,并未在曾雪的脑海中种下心眼,只因周平已返回盟主府,而播种心眼需要两个时辰,显然他已错失了良机。

  在探知到所需的记忆信息后,宇文明擦掉曾雪双乳间的白浊精液,随后在昏睡穴上轻轻一点,曾雪即刻晕了过去。

  未能给曾雪种下心眼,宇文明亦是深感遗憾,却也当机立断的离开了『仙浴堂』。

  【完】